茅台冰淇淋降至10元,雪糕“刺客”为何消失?

随着红极一时的钟薛高跌落神坛,被搅动风云的雪糕市场,也回归到平价。

在天气逐渐炎热的4、5月份,雪糕再次成为人们不可或缺的消暑美味,但今年的雪糕市场,似乎与往年并不一样。

“突然发现雪糕好像都降价了,再也不是雪糕刺客了。”小可(化名)趁此机会屯了好几盒雪糕,准备作为度过炎炎夏日的避暑“装备”。

雪糕刺客消失,消费者大多是欣慰的,毕竟谁也不想在付款时,尴尬的发现自己手中的雪糕贵得离谱,但还要硬着头皮去付款。

小可回想自己去年夏天,随手一拿的雪糕:“本想着贵能贵到哪里去,就没仔细看价格签,结果结账时候懵了,一根雪糕要20块……”

要知道,前两年高端雪糕引起了无数人的好奇与跟风,有人好奇这么贵的雪糕到底好吃在哪里,有人跟风分享购买后的感受,一时之间,高端雪糕被认为是未来雪糕的重要发展市场。

只是谁都没想到,雪糕的高端梦,倒在了2024年的夏日前。

此前一度火上热搜的茅台冰淇凌,开启临期降价的活动,原本66元一盒的价格降至10元一盒。

640-142

而红极一时的钟薛高,也一改往日“资本宠儿”的地位,品牌创始人林盛都坐上了绿皮火车……

低价清库存,市场挤出泡沫

陈诚(化名)在天气渐热的4月,打算先屯一盒脆筒冰激凌解暑,但万万没想到,其在尝过一个后就发现了问题。“根本不是今年的新产品,脆筒部分都软了,明显保存不当,整体口感一言难尽,剩下五只都想给扔了。”

640-141

遇到同样问题的不只陈诚,湖南姑娘管雨(化名)也买到了被清库存的雪糕,但她明显更不幸些。“当时太想吃个雪糕,就到超市购买一根,然后和朋友打电话顺带吐槽下雪糕味道不好吃,吃完的时候才想起来看一眼生产日期,结果上面赫然标着2023年2月的,保质期是一年半,当天晚上就开始一直去厕所拉肚子,第二天直接虚脱。”

消费者会不断买到去年的存货,和今年商家雪糕“陈货”较多有关。

据新京报报道,北京不少商超还在销售一年前生产的“陈货”,个别渠道2023年的“陈货”占比达到40%。除了部分2023年12月生产货期相对较新的产品外,其他日期更早的“陈货”已影响到门店冰品上新节奏,供应商也要清库存。

青岛一位雪糕经销商坦言:“2024年开年雪糕就是地狱难度,任务大又难铺货,2023年的货一天一个价。”

据行业媒体《中国冰淇淋》报道,一位河南冰淇淋经销商表示,其库里还有两千多箱库存,而这个数字在往年的冬天从没出现过。报道还称,此种状况并不鲜见。

营销专家路胜贞对iBrandi品创表示:“这是雪糕行业一味高端化的直接后果。它对经销资源、市场资金都会造成大量的占用,并对2024年的市场运作造成严重影响。”其进一步表示。“全面高端化的结果是,造成消费与供给之间的严重脱节,是市场领域的一次严重误判。它预示着中国冷饮市场远远没有达到全民‘高冷’的市场发展阶段,这对推崇高端化、奢侈化的其它行业来讲也是一次很好的借鉴。”

同时,由于库存积压严重,很多商家对于去年的旧商品都是降价倾销。

比如陈诚在拼多多买的一盒6支的脆筒冰激凌,价格只需要9.9元。

另有在江苏的陶纪(化名),惊讶地发现今年新生产日期的梦龙只需要3.9元一支,而巧乐兹甜筒则价格低到2.5元一支。

640-137

要知道,以往梦龙的价格并不低,一支就要10元左右,而巧乐兹价格以往也在5元上下,这足以见得,今年的雪糕整体价格都有下移。

对此,路胜贞认为:“高端产品的滞销说明现有消费群体已经不能支撑起这个刚刚培育起来的产品品类。回归平价,是说明市场正不断地挤出泡沫,回归产品自身的属性。”

高价雪糕迎“落幕”?

小商家库存积压,背后的雪糕品牌更不好过,市面上很多临期产品打折出售,就连著名的高端品牌钟薛高每支价格都降到最低2.5元,而至今余温未消的茅台冰激凌,也降至10元一盒。

“不到万不得已,高端产品是不能打折的。”路胜贞分析道,“从市场角度讲,临期打折,说明产品滞销严重到临期都无法解决掉库存的程度,它从渠道角度反映出雪糕产业面临严峻的市场困难。”

在高价雪糕降价出售的背后,是高端雪糕品牌的败走。

不久前,作为高端雪糕中的网红品牌钟薛高再一次刷屏网络,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次钟薛高在众目之下“跌下神坛”。

“钟薛高被执行901万”、“钟薛高称有员工数月未领到工资”、“钟薛高创始人称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这些词条轮番被顶上微博热搜,而在词条之下,是投资方撤资、资金链断裂、近乎走向末路的钟薛高。

640-143

曾几何时,钟薛高凭借高端路线突出重围,借由“厄瓜多尔粉钻”雪糕高端的价格和限量的饥饿营销,让钟薛高一炮而红,甚至被冠上“雪糕界的爱马仕”之称。

自此,雪糕的高端产品也逐渐走进消费者的视线,频繁登上热搜,引人好奇购买。“雪糕刺客”一词随之横空出世,用来形容隐藏在冰柜里,看着其貌不扬,却价格高昂的雪糕。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钟薛高出现之前,国内雪糕高端市场一直被外资品牌牢牢把控。但钟薛高凭借互联网将高端市场撕开的突破口,让原本平静的市场,看到了更多的可能,高端市场的垄断也被打破。

与此同时,钟薛高仅在成立一年后便实现营收破亿,业绩的亮眼表现让其一度成为资本追捧的对象。

在钟薛高的天使轮融资中,就有经纬创投、真格基金、峰瑞资本领投的身影,要知道,当时钟薛高仅成立不到四个月。

其后的A轮融资中,元生资本领投,H Capital、万物资本纷纷跟投。虽然同一年进行的B轮和C轮融资并未对外公布,但也有内部人士透露,最后一轮投资方包括博裕资本、中东主权基金穆巴达拉等。

从“出生”便高开高走,直到如今公司现金流断裂,钟薛高这场高端雪糕的梦,也随之被戳破。经受经营困境的钟薛高,已经沦为资本的“弃子”。钟薛高旗下21家分支机构也均已注销,曾经普遍几十元一根的雪糕也被打上临期产品2.5元“贱卖”的标签。

“钟薛高的崛起与网红经济和新媒体的兴起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钟薛高的崛起过程中,与地产行业和奢侈品行业一样掺杂了太多的不理性和泡沫成分。它的跌落,是讲故事性经济和网红经济退潮,向理性市场恢复的标志。”路胜贞对此分析道。

无独有偶,除了钟薛高外,冰淇淋巨头联合利华在不久前宣布,为了节约成本,他们不仅要裁员7500人,还将在2025年底前完全剥离冰淇淋业务。

而公司如此决定的原因,无非是相关收入不达预期。

作为冰淇淋业务占据全球近1/5市场的公司,联合利华2023年相关收入为79亿欧元,同比微增2.3%,被公司另外四个业务板块远远甩在身后。究其原因,联合利华解释为:受到了夏日旺季天气条件不好(主要在欧洲)、消费者消费降级等因素影响。

但无论是茅台冰淇淋降价,还是钟薛高的败走,亦或是联合利华的逃离,无非引向一个结果——高价雪糕不好卖了。

“雪糕刺客”不受欢迎

一直以来,消费者对于高价雪糕的诟病,都从未停歇。

据艾媒咨询《2022年“雪糕刺客”事件舆情监测报告》显示,网络舆论基本对于“雪糕刺客”事件持负面态度,其中,因“雪糕刺客”事件及雪糕烧不化新闻频上热搜的钟薛高,网络口碑直降至34.9。

调研数据显示,接近六成网友认为“雪糕刺客”会破坏市场定价体系;超三成网友明确表示不会再购买相关品牌产品;此外,超八成网友对雪糕的接受价格低于10元,与“雪糕刺客”高价具有明显的差距。

但不可否认的是,钟薛高撕开了以往被外资品牌牢牢把控的高端市场,在钟薛高引起的关注热潮下,不少雪糕品牌开始推出中高端或高端产品。

根据CBNData不完全统计,2023年各品牌共发布70余款雪糕新品。其中51%新品为中高端产品,单支价格在10元以上,46%新品的单支价格区间集中在3元—10元。

这样的现象却并不会令消费者感到愉悦,因为越来越多的高价雪糕冒出,会挤压低价雪糕生存空间,进而导致消费者能选择的平价雪糕越来越少。

实际上,对于大部分消费者来说,高端雪糕并不是各种生活场景下解暑必选项,其刚需性偏弱,销售上也较为依赖消费者复购,若价格过高,即便在品牌热度的加持下,普通消费者也只会停留在尝鲜层面,而不会反复消费。

换句话说,高端雪糕的意义与30元一杯的奶茶相似——社交场景的工具。

在高端雪糕爆火后,买到“刺客雪糕”也成为人们分享生活的一种主题,将其“被刺”的趣事分享到公共平台。但这并不是会持续发生的生活场景,更多人的选择会是,在不用社交的夏日午后,一个人吹着空调,吃着平价雪糕。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消费者花费昂贵的价钱去买高价雪糕,为的是产品的社交等价值,而高价雪糕品牌卖的也未必是雪糕,而是品牌IP。

路胜贞解释道:“雪糕产业属于非必需性生活休闲消费品,高端的滞销说明现有的消费群体已经不能支撑起这个刚刚培育起来的产品品类。”

据艾媒数据中心统计,2022年我国消费者可接受的雪糕产品单价仍集中在1-10元区间,占比高达81.9%;可接受单价10元以上雪糕的消费者占18.1%;能进一步接受15元以上雪糕的消费者仅有5.8%。

如今,消费者对于雪糕已经逐渐回归理性消费,曾以流量营销博得眼球的花式新品在满足消费者一时的好奇后,因缺乏持久性的复购潜力后沉寂。

待潮水退后,谁在裸泳将一目了然。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消费者的选择,钟薛高曾推出过平价产品“Sa’Saa”系列,单只售价3.5元,但行业对于钟薛高自降身价的下沉市场评价为:不符合品牌调性。

而如今,高端雪糕的代表“钟薛高”一夜崩塌,原先符合品牌调性的高价产品,也被迫“贱卖”。

路胜贞认为:“实用性上,在如今降温条件越来充分的背景下,雪糕的需求量会有所下降;标签性上,雪糕会因为经济的波动而上下浮动,近5年内应是向下走势,这也决定了高端雪糕未来的温度会有所降低。”

但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提出,今年整个冰淇淋市场的发展趋势是掐头去尾,没有雪糕‘刺客’,但整体会往12块钱左右的价格带靠拢。“如今既要讲质价比,也要讲性价比,所以未来超高端冰淇淋基本没有太大市场,整体还是往中高端靠拢。”

高端市场泡沫被戳破,很多品牌在尝到好处后又不甘心回归低价,便纷纷涌向中高端,但消费者如今的消费趋势和喜好能否支撑得起雪糕中高端市场,恐怕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来源 | iBrandi品创

本文转载自 iBrandi品创,只做仅供交流学习之用,本文观点不代表消费志立场。若侵犯原作者版权,敬请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0)
上一篇 10 5 月, 2024 6:33 下午
下一篇 10 5 月, 2024 6:42 下午

相关推荐

  • 全球乳制品拍卖价格连涨,但难解国内原奶过剩困局

    随着最新一期国际乳制品拍卖价格出炉,全脂奶粉等主要产品价格已经连续4次拍卖上涨,不过记者了解到,虽然进口乳制品价格上涨对于国内原奶市场供需会有所影响,但依然难解国内原奶阶段性过剩、价格持续下滑的困局。 5月最新一次全球乳制品贸易拍卖价格数据显示,主要乳制品品类价格均有不同程度上涨,其中全脂奶粉的平均中标价格为3350美元/吨,环比上涨2.4%,近四次拍卖中,…

    10 5 月, 2024
  • 42万家门店,超3000个品牌,新茶饮靠什么拿捏了年轻人?

    3000+个品牌、近42万家门店、近1500亿元的市场规模,不到10年的时间,新茶饮从一个微不足道的细分品类成长为主流赛道。 窄门餐眼截至2024年5月8日的数据,新茶饮3172个品牌开出了418403家门店。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新茶饮委员会联合美团新餐饮研究院发布的《2023新茶饮研究报告》显示,全国新茶饮2023年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498亿元。 新茶饮业内普…

    15 5 月, 2024
  • 平价雪糕重返江湖!钟薛高几乎销声匿迹

    随着立夏节气的到来,炎热的夏天也不远了,冷饮(包含冰棒、雪糕、冰淇淋等冷食)商家正在紧锣密鼓地备货。近些年,商超、便利店里的高价冷饮挤占了平价冷饮的身影,少则十几元,高则三四十元。今年的冷饮市场有什么变化?记者对街边小店、连锁便利店和冷饮批发店等地进行了走访。 钟薛高在市场上几乎销声匿迹 5月4日,记者来到南京太平南路的一家大型冷饮批发超市,这里摆放了十几个…

    7 5 月, 2024
  • 国产葡萄酒“困”在原地?

    虽然经历了澳大利亚葡萄酒“缺位”的机会,头部企业也积极寻求转型,但被业内人士视为已“跌无可跌”的国产葡萄酒,似乎并未找到彻底改变行业“窘境”的方法。而伴随着法国葡萄酒的强势、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回归,国产葡萄酒压力似乎还在加大。 日前,张裕、王朝、莫高、通天、威龙、中信尼雅、怡园7家主要葡萄酒上市公司2023年业绩披露完毕。整体来看,代表行业头部企业的葡萄酒上市…

    11 5 月, 2024
  • 无醇啤酒市场规模超130亿美元,饮料巨头纷纷加码

    自诞生以来,无醇啤酒一直处于似酒非酒的尴尬地位。但是近来的行业数据以及饮料巨头们的声明都显示出,无醇啤酒这一细分品类正在逐渐成为啤酒行业的消费新趋势。 国际葡萄酒与烈酒研究机构IWSR的最新数据显示,2023年无酒精和低酒精啤酒市场价值已经超过130亿美元,预计到2027年,无醇啤酒在整体酒精市场中的份额将增长到近4%。 IWSR的另一项追踪报告还指出,现在…

    5天前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winetimes@126.com.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关注消费志公众号(微信号:ixiaofeizhi)了解更多大消费领域内容!